Buddhachannel

Dans la même rubrique

1er février 2016

Idée Lecture - Eurêka










Instagram





专栏

程抱一虚与实,中国画语言研究

星期一 2009年7月27日

Langues :

这篇文章的所有版本: [français] [中文]

本书是程抱一先生的《中国诗语言研究》和《虚与实,中国画语言研究》两本书的合集。 《中国诗语言研究》,以唐诗为研究主体,从中国表意文字的特点出发,以构成诗歌语言基础的宇宙论中的虚实、阴阳和人地天关系为依据,分别从词句、格律、意象三个层面,展现这一符号系统在对文字的探索中的如何进行自我构成。

在词句层,着重探讨虚词与实词之间的微妙游戏;在格律层,揭示平仄和对仗等所体现的阴阳辩证关系;在上述两层次所导向的更高和更深的象征层,则显示诗人们如何借助“比”、“兴”手法组织意象之间的关系,以实现主体与客体的交融,并从风发掘人地天三元关系。 其法译“唐诗选”部分,采用独创的字对字翻译和意译,为读者提供了多途的审美享受。

在《虚与实︰中国画语言研究》中,作者认为,绘画行为与宇宙的生成化育是相关相通的,而中国绘画的目标,在于创造一个完整的小宇宙。 这要通过重建激荡宇宙的元气来实现,因此画家寻求捕捉构成所有事物并使它们彼此连接与沟通的内在原则。 但这些有力的笔画只能在虚的底色上体现,虚同时的中心成分,因此有必要在画作上、绘画元素之间和在笔画本身中实现虚。 为此,作者围绕“虚”这一中国宇宙论的重要观念梳理出五个层次︰笔墨、阴阳、上水、人天以及最高层的第五维度--它代表着绘画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意境和神韵。

在两种文化的撞击与融合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立足点

  程抱一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创造者,而不是学者。他认为走上学术道路是历史的原因。“从幼年起我对天地人间的感受就很强烈。直觉地感到有一天我要把心声吐露出来,唱出来。我不是音乐家,但是小时候一个人外出时会哼出调子。创作是我的信念。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给宇宙天地加上光照,因为每个人都是宇宙生命的独特反映。人与任何生命都不同,人除了有一副独特的面孔之外还有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灵魂,人是语言的动物。如果人人都一样,就无需语言,无需沟通了。所以创作是使命,是生命要达到的必然形式,是生命的最高境界。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作家、诗人,但是人人都有语言,这语言可以是诗,可以是画,也可以是眼神或手势。在此意义上,每个人都是创造者。女人、孩子伤感的目光就是一种创作。我的创作是不可抑制的,是非功利的。”

  程抱一最早的创作是从诗歌开始的,并在法国自成体系。他始终尽力做到中西合璧,把两种似乎迥然不同的传统结合起来。他认为中国诗有禅的传统,西方诗歌则延续了奥尔菲的传统。禅讲究从有至无,从无而有,所谓“见山有山,见山无山,见山似山”。而奥尔菲的传统是出死而生,体现悲剧性的隔绝,如人与神的隔绝。但是这两种传统之间有相通之处,因为无论“无”还是“死”都要经过毁灭而再生。西方的由死而生,其实《楚辞》里就有《宋玉》,只是《楚辞》表现得没那么淋漓尽致。西方诗歌那种从破裂达到超生和真纯的隔绝性的悲剧在但丁的《神曲》里表现得很充分,后来波德莱尔的诗歌也继承了这种传统。

  程抱一认为他的诗歌里两面都有。他的著名的诗作《双歌》的主题是人与自然,人与自己命运的对话。《恋情》是36首情诗,但表现的不是狭义上的爱情,而是人间的激情。主题是什么无关紧要,关键是他把那种人与天地的交流中所流露出的奥秘以及人类命运本身所包含的悲剧性的激情体现在了诗中,这是西方诗歌的传统。但是,程抱一又不像西方诗人那么铺陈,而是以简约而含蓄的言语表现,给人以一下一下敲击的感觉。程抱一说:“我不可能像中国古代诗人那样超越现实,因为西方诗歌的主题也存在于我的生活和创作中。”程抱一既避免使诗歌成为自我感叹,又努力避免当代法国诗歌空泛、抽象和做作的倾向。在他的诗歌里,非常好地体现了法语的音乐性,为中法诗歌的融合创造了一个完美境界。因此很多法国人都喜欢朗诵程抱一的诗。

  程抱一认为,任何离开本土到异国他乡定居的人,无论受教育程度如何,无论他是否意识到,都会有段时间感觉自己像被命运抛向大海的尤利希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知识分子流亡则更痛苦。这流亡不是指政治流亡,更是指文化流亡。离开本土文化和社会,游离于两种文化之间,成了“文化边缘人”。在这种处境当中,有人痛苦彷徨一辈子,也有人最终在两种不同的文化之间找到了立足点。在两种文化的撞击中激发出具有独特光彩的思想。程抱一就找到了一个将中法文化精髓交融在一起的最适合自己的立足点。


François Cheng
程抱一,1929年8月出生,祖籍江西南昌。1949年初他获奖学金留学法国,1971年加入法国籍。在这位智者的众多作品中,他在古稀之年创作的法语小说《天一言》取得的成就最突出。这部小说讲述了抗战年代中国人在绝境中探索人性尊严的故事,作品震撼了整个法国,程抱一不仅获得法兰西学院法语文学大奖,还赢得了希拉克总统授予的荣誉骑士勋章。

  在法国,能够进入法兰西学院是一种极高的荣誉——这座学院仅有44个名额,只有当有人逝世后,才能进行补选。院士名单里,留下了孟德斯鸠、伏尔泰、雨果、小仲马等大名。法兰西学院400年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亚洲人,直到2002年6月14日,73岁的华裔作家程抱一,当选为学院的第705位院士,成为该院有史以来第一位亚裔人。




Source:
www.books.com.tw/
程抱一访谈

论坛 通过订阅预存

在参与论坛前,您必须注册. 谢谢您填写已经递交过的个人信息. 如果你您尚未注册, 您必须 请注册。

Connexion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