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achannel

Dans la même rubrique

21 novembre 2016

L’Apprentissage Shambhala

29. Juni 2016

Ajahn Chah










Instagram





专栏

「佛教的傳統與轉變、改變與挑戰」

第十屆釋迦提達國際會議(蒙古共和國烏蘭巴托)報導

星期日 2010年8月15日, 按照 Buddhachannel China

Langues :

这篇文章的所有版本: [English] [中文]

第十屆的釋迦提達國際會議於蒙古共和國首都烏蘭巴托(Ulaan Batar)舉行,積極準備兩年,沒想到經歷了一次最特別的國際會議,趕上了蒙古的政治動亂。會議於七月一日正式揭幕,六月底即陸續抵達蒙古的朋友,也立即發現當地的選舉激情仍然十分濃厚。不過,大會的工作人員非常緊張,卻是因為會議場地臨時由市區改在市郊的突發情況。最後開幕仍然在烏蘭巴托中心的巴托廣場(Baatar Square)上的中央文化宮(the Central Palace of Culture),第二天起開始會議則改在蒙古旅館(Hotel Mongolia)舉行。蒙古旅館距離市區40分鐘車程,背山環水,建築為改良的蒙古包(Mongolian ger),四面由城牆環繞,古色古香,房價卻不便宜。來自25個國家的150位國際人士,除了第一天浩浩蕩蕩乘車進城,其他日子都要勞煩當地佛教代表(約250人)早出晚歸,到蒙古旅館來開會。

第一天的開幕典禮非常順利,重要的蒙古佛教界領袖、宗教文化以及婦女部門的官員(幾乎都是女性)都出席,輪番介紹蒙古佛教的歷史發展。開幕典禮還有著名的蒙古歌唱家與舞團,帶來獨特的傳統歌舞。蒙古的主要人口信仰佛教,不過經過蘇聯共產黨政府長期的控制,很多寺院不是被充公沒收,改成博物館,就頹敗消失了。蒙古獨立十七年來,百廢待興,目前重建佛教的資源不乏國際人士的支援。其實,這次舉辦國際會議的主力大乗佛教中心(the Mahayana Center)就是瑞士籍的Ueli先生負責;而釋迦提達大費周章到此開會,也有提攜當地佛教及鼓舞當地佛教女眾的用意。Ueli先生還幫參加會議的人募到豐盛的午餐。我們中午緩緩走過隔壁的中央黨部,到轉角的旅館餐廳,居然享受到羊乳酪和新鮮的水果沙拉。(在以畜牧業為主的蒙古,素食很奢侈。)大家不斷繼續討論會議的內容,忙著和許多老朋友敘舊,來回途中,只是覺得廣場上的人群很多、很浮動。沒想到五點半會議結束,我們一路塞車回到旅館後,隨即接到城裡面的電話──廣場六點就發生暴動,我們開會與用餐的地方都遭到破壞,還謠傳市區的觀光旅館也遭到攻擊,接著網路也斷線。此時,臨時改到郊區開會的狀況,反而像冥冥之中的佛祖庇佑。

後來蒙古政府宣佈戒嚴四天,但是並未阻止蒙古朋友來參加會議。我們在旅館中央天壇似的餐廳,早上六點在四面通風的大廳與朝陽靜坐,七點吃早餐,八點開會,十一點到露臺吃飯,下午小組討論則隨意在大廳與露臺圍坐,非常恰意。大會不供應晚餐,所以傍晚大家可以在旅館後面的溪旁牧場散步,或者回房吃自備的點心。晚上七點半再回到餐廳樓下的集合,參觀各國文化表演、跳觀音舞、看影帶。晚課後,滿天布滿芝麻般密的星辰,銀河清晰可見。週末兩天還有人來旅館辦婚禮、放煙火。雖然整天開會、張羅翻譯很累,可是這種天荒地闊的情境,還是令人留連不忍睡去。

這次各國參加會議者,都對台灣團隊留下深刻印象,有人甚至問:「這次會是不是台灣辦的?」因為我們成為最忙碌的工作團隊。早在今年會議開始之前,去年張玉玲教授就以釋迦提達副主席的身分,陪同主席釋慧空法師(Karma Lethse Tsomo)到蒙古連絡籌備會議,與當地重要佛教團體和義工合作愉快、感情融洽。此次會議也蒙台灣幾位法師與居士慷慨解囊,資助捷克和婷婷兩位年輕朋友到蒙古當會議義工,負責翻譯、會務等工作。而最後由台灣啟程的一行八人(陳玉英、秀燕、謝以芹、黃惠英、陳玫槐、釋昭慧法師、鄭維儀教授和我)則帶來傳譯的機器。由於現在航空公司都嚴格限制行李重量,我們盡量節省自己的行李,共同托運傳譯器、接收器、充電器、重複充電的電池等物品,總算勉強過關。然後開會五天,每天都要分發、清點傳譯器材,晚上再漏夜替傳譯器充電;白天不斷換場的時,還要確定各國翻譯能及時拿到傳譯器和發表論文,所以台灣團乾脆在會場入口處設了櫃檯。結果可想而知,從找玉玲、問翻譯,到各種疑難雜症都到櫃台來了。而晚上到旅館的會務中心用唯一一台電腦和電話的人,也都會發現最後離開的是台灣團員。住在會務中心來自馬來西亞的聖勤法師,還特地送咖啡、煮泡麵來慰勞我們。

蒙古向來以她們的藍天自傲,連獻禮的哈達(katags)都不是白色而代之以寶藍色彩,所以這次大會的旗幟一律以蔚藍色作底。而七月時值蒙古水源最豐沛、溫度最怡人的初夏,天藍純淨,映照斜陽更美。夜裡只要不下雨,藍天黑的透明無邊,不僅彩色煙火格外艷麗,連淡如煙霧的銀河都逼近可及。如此的藍色背景,趁著蒙古朋友穿著的金紅、銀綠、亮橘、黑赭連身長袍,圓胖高壯還拖著黑亮的粗髮辨,把會議廳點綴的彩色繽紛。這些和善的蒙古佛教徒像慶祝新年一樣裝扮,盛裝赴會,反而相當難見到。蒙古近年來以服裝秀號召觀光客,瘦脊高挑的年輕模特兒穿著改良的旗袍、喇叭筒似的冠帽,露背高衩。烏蘭巴托商業區熱鬧,一般婦女也都穿西式流行服裝,給人置身東南亞城市的錯覺。要不是這個難得的國際佛教會議,我們的所見所聞可能也和一般觀光客一樣了。

此次會議是國際佛教婦女協會1987年於印度菩提迦耶創立以來的二十週年,意義格外深重。釋迦提達會議開幕獨創的各國誦經儀式,今年已經有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台灣、韓國、越南、日本、蒙古、西藏、印度的代表,尤其日本還第一次來了天臺宗的尼眾。而來自歐洲、美洲、澳洲、南非的論文發表人和與會者,也不斷繼續回來參與。釋迦提達國際主席慧空法師和天津帕摩法師是整場會議最受矚目的焦點,她們除了發表論文,還帶小組討論、教導禪修。女居士也表現精采。Paula Arai教授繼日本禪尼的歷史後,繼續研究“Domestic Zen”(在家禪);顯示融入日常生活中的修行儀式,如何撫慰老年人,使大家情緒平衡。《法輪常轉》等暢銷書的作者珊蒂樸雪(Sandy Boucher),則教大家跳觀音聖舞。大家不斷唱誦觀音菩薩、觀音菩薩,像跳土風舞一樣搭肩圍成圓形,動作也像土風舞一樣柔和,簡單而直接的模擬觀音懷抱的慈悲。大家意猶未盡,閉幕前的文化表演,忍不住又全圈起來跳。珊蒂的論文是“From our History to our Future”從佛教和平團隊(The Buddhist Peace Fellowship)的建立,回顧過去三十年佛教婦女在美國的奮鬥,到今天女性主持道場不以為奇。其實,她本身也是美國佛教婦女運動的先驅,以及最好的見證之一。

大會設計的一場「如何教導年輕人佛法」議程,講員Jampa未發表論文先秀了一段饒舌歌,韻律鏗鏘的用年輕人的語言解釋一番佛法,贏得滿堂喝采,臺上臺下都蠢蠢欲動。於是慧空法師特別安排Jampa 帶“Buddhism and Pop-culture”(佛教與流行文化)的活動小組。大家集思廣益,除了發現現代流行音樂、服裝T恤大量利用佛教的因素之外,Jampa還教大家如何用嘻哈音樂,減輕年輕人的攻擊性,訓練他們更具耐心。各組上臺分享小組討論心得時,這組還合唱南傳的傳統皈依三寶頌和英文翻譯的嘻哈,居然協調有趣。使與會者載歌載舞的,還有陳玉英老師的太極舞表演。陳老師每天清晨在廣場打太極,早已經吸引了一堆粉絲圍觀。等到她正式表演扇子舞的時候,大家終於逮到機會,要求跟他依樣畫葫蘆。一時間各種老骨頭下腰、挑腳的姿勢都出現,雖然動作不夠精準,但是起碼大家很快像陳老師一樣汗流浹背了。

會議論文、小組討論、文化表演排滿整天的議程,最後兩天則是烏蘭巴托市區以及附近文殊聖山的參訪行程。蒙古王室信奉喇嘛教,國師、甚至帝王本身都是僧侶,因此寺院特別多。可惜烏蘭巴托市區重要的寺院都已經變成國家財產,沒有僧尼駐錫,只有在僧伽學院附近的寺院,才有喇嘛,不過當然也有川流不息的遊客,原來的佛教書店也消失了。文殊聖山則是曠野中一座山石磊磊的喇嘛村遺跡,至今山上仍然殘留僧人閉關的石洞。當地在十七世紀時期有400位喇嘛聚集修行,卻被蘇俄人一夜入侵毀滅。除了宗教與種族理由,我覺得文殊聖山潺潺不斷的溪水可能也是主因。因為我們一路看到的蒙古景色,都是廣闊的草原,圍繞只有短草披掛的山勢,平緩而單調,不像這座山山形崢嶸,有樹林與石塊保護水源。

此外,我們也有機會參訪了三間尼寺,得以大概瞭解目前蒙古佛教尼眾的情況。第一座尼寺非常傳統,位於郊區外的工業區,寺中不到十位的尼眾都剃度,披著藏傳的袈裟。三合院的左廂房中,雖然簡陋,還辦了學校。其他兩座尼寺則坐落於新興的住宅區,在家居士的捐獻扮演重要的角色,加上日漸升高的儀式需求,她們的活動非常多。重新翻修的寺院都採樓房建築,常住的服飾也比較類似蒙古傳統。其中一座由在家眾女性主持,但是這些寺院中,都由尼眾吹奏法器、舉辦儀式。雖然蒙古尼眾一般年紀都很輕(由十七八歲到三十歲以下),但是在近七十年的共產主義統治之下,年輕的一代對佛教非常陌生,首都的僧伽學院似乎也沒有女學生。將來如何提升蒙古佛教,恐怕還是要從尼眾的教育入手。

兩天的參訪行程之後,繼續有150人往蘇俄邊界走,去探索蘇俄傳統邦國的風采。台灣團也在首爾機場分成兩隊,有人順道訪問韓國。因為其他事務纏身,兩個旅程我都只好缺席,只好期待下次第十一屆的釋迦提達會議(越南或新加坡)了。而此次參加會議最大的收穫,是認識新朋友、與老朋友聚會;在國外能夠一生堅持佛教信仰的女性,個個都不簡單,透過她們的生活小節、兩三年來的家庭變化,我從各方面吸收養分,也實際收到她們新出版的書和影帶。最後,和每次來釋迦提達開會一樣,覺得自己的英文還要加油。




P.S.


李玉珍
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副教授

论坛 通过订阅预存

在参与论坛前,您必须注册. 谢谢您填写已经递交过的个人信息. 如果你您尚未注册, 您必须 请注册。

Connexion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