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achannel

Dans la même rubrique










Instagram





专栏

专访李连杰:“做慈善也要竞争”

星期三 2008年10月22日, 按照 Buddhachannel 中文

Langues :

这篇文章的所有版本: [English] [中文]

专访李连杰――“做慈善也要竞争”


文/ 李卉、曾雯璐(实习)

“要养出一批专业的‘要饭者’”

JPEG - 8.9 kb
"One of the first things I learnt in life was not to do anything which would upset my mother."



李连杰的手上戴着一串墨绿色的蜜蜡佛珠。

几年来,他到处拜会过的人很多——克林顿、龙永图、马云,还有诸多公益学者、全球的NGO 精英。一次,李连杰在网络上阅读到一篇对红十字会发表质疑的文章后,甚至带着助手专门去找作者长谈。“主要从公益的角度,和他讨论壹基金的思路是否可行?”李连杰说:“你做好事,但要养出一批专业的‘要饭者’”。

今年7月, 壹基金已经成立一周年,李连杰频频出现在国内外企业的晚宴与签约仪式上。他拿出了一本最新的壹基金计划,其中第一次出现“ 行业合作模式”、“ 打通产业链”这样的字眼。现在,李连杰对于财经媒体或者商业报道相当有兴趣,“我不希望自己老出现在娱乐版面上”。一次,壹基金执行主席周惟彦甚至表示:要为壹基金招聘一个财经公关,这样更有利于其与外界沟通。

和一年前讲述“ 一人一个月捐赠一元钱”的方式相比,李连杰仿佛是一个得了“武功秘籍”的高手,眼里闪着光:“是的,我们已经开始向第二个层次进发了。”

做壹基金前,李连杰专门请国际咨询公司对中国的捐赠现状做了两年的调查。同时,他也到中国台湾、印度、泰国以及美洲等全球NGO 组织考察。“在看过全世界的慈善基金模式后,我觉得都不合适”,他说。

李连杰发现:“全球的慈善基金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大基金,比如洛克菲勒基金,它利用大规模基金每年产生的利息发放善款,这些基金在美国较多,往往有百年历史。如同是一只大‘鸡’,每年下蛋。第二类是宗教性基金,如中国台湾慈济与国际上的基督教基金,不用太多的宣扬就能维持,人们的信仰就是它的公信。也能越做越大。”

但在中国大陆,这些都不可行。“我不喜欢抱怨任何制度。我愿意换位为政府思考。现状是中国公募基金非常少,而且公募的金额每年百分之七十都必须放出,只有百分之十允许投资,并且一定要赚钱,否则法人要自掏腰包,这样只有百分之二十留存增值;中国的宗教基金针对面则相当窄。”

“能不能做到没有鸡,也能自动生蛋”。后来,李连杰找到了自己的方法——就是在“壹”字上下功夫,每个人每月捐助一元钱。“壹,在中国是神秘的数字,道生一,一生二。九九归一。壹基金是东方的”,他说。

他的决定也和那份专业调查报告的结果有关。“我们发现了四个问题:一、中国没有公信力非常强的民间组织;二、没有非常透明的体系;三、没有一个清晰长远的目标;四、中国人捐款不方便。因此我们的模式每一拳都是针对这四个问题来的。我们让德勤做全球审计。做到透明,而用手机等募捐方式做到便捷。”

“ 调查内容远不止这些,比如你还要对中国整个社会有一个透彻的了解。低收入者在想什么?高收入者又在追求什么?” 李连杰发现中国初、高中文化程度的人潜在捐款能力是平均每年三十四元,大学程度的捐款潜力是每年四百元。

“为什么最后要用一元钱?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从心理学来说,做事门槛最低,也最容易行动。而一旦行动,行动者会继续在心理上肯定自已。”自从海啸之后,李连杰的小女儿因为怕水、一直不敢洗澡。李连杰本人则开始慢慢习惯从心理学的角度研究问题,他的壹基金坚持培训了数百名心理师。

中国的新晋富豪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早在两三年前,李连杰就与马云相识了,而他们的理念有着惊人的相似。据淘宝网一名工作人员透露:“一次晚宴上,马云、盖茨和巴菲特都在,大家讨论起巨富的慈善,可不可以与普通人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一个月捐赠一元钱和千万元意义一样吗?答案是肯定的,慈善不在于金额多少,而在于那颗爱心,在于你是否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捐献出来。”

去年,李连杰去了哈佛大学。一位哈佛经济学教授告诉李连杰:“壹基金开始的是爱的传染病”。此后,哈佛大学表示要专门设项来研究壹基金的模式,因为这个模式在美国并无先例。

“一只篮球引发的慈善争议”

但壹基金自创的模式,在这次抗震救灾中还是引发了一个小插曲。

汶川大地震后,壹基金很快做出反应。“当时我在新加坡,一听说是7.8 级,就意识到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李连杰说。他赶紧打电话给壹基金工作人员,准备启动救助。“这也是要冒风险的,在中国捐赠需要等到民政部发出通告才能进行,万一我判断失误了,别人会说你不是在添乱子吗?”

5 月19 日,壹基金几位志愿者前去绵竹什邡赈灾,听说了一个感人的篮球故事:罗汉寺的素全法师在大地震发生后,立即带领寺庙的僧侣赶到洛水中心学校救援,学校的建筑都已倒塌,除了一楼有学生跑出来幸免于难外,二楼、三楼一百多名学生大多不幸遇难。

一片废墟之中,罗汉寺方丈素全法师刨出了孩子们的美术本,还拾到一个满是灰尘的篮球。

后来,素全法师就用这个篮球让学生、灾民和解放军们打了一场篮球赛。赛场上响起久违的笑声,不少人潸然落泪。比赛前,学生们都在篮球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们表示要好好地活着,不光为自己,也为那些死去的同学们。

当时,壹基金工作人员望着这只篮球,心酸酸的,同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时,壹基金在上海就将举行一场慈善拍卖晚宴。如果拍卖篮球,所得善款不是能为孩子们做更多事情吗?素全法师听到这一建议,欣然将篮球交出。

此后,这只篮球被NBL(全国男子篮球联赛)以6 万元的价格拍得。这笔善款在第三天与当晚拍卖的400 多万善款一起汇入中国红十字总会账户。壹基金工作人员于5 月25 日当晚,向罗汉寺方丈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一个星期之后,壹基金遭到质问:“为何自做主张,将众人的心愿归结为一家所有,并要求返还篮球和所得款项。”周惟彦和李连杰很着急,马上打电话给素全法师和当事人,最后经过沟通才知道:问题出自双方对拍卖后所得善款的处理方法,理解不同。

壹基金是公益慈善组织,拍卖后所得善款将考虑到篮球捐赠人,以及买家的意见后,根据学校重建的具体方案,三方共同协商具体的使用。而罗汉寺认为,拍卖后的善款应当交还给提供篮球的素全方丈,由方丈交给学校处理。

为了不让善良的人受到伤害,也为了维护标准化流程,李连杰自己拿出6万元交给罗汉寺,原来募捐的6 万元依旧还在中国红十字会账户上。

对此事,李连杰不多做评论:“质疑会让人进步。壹基金一开始就把自己放置在阳光之下,欢迎质疑。”他解释募捐的6 万元为何无法随便动用:“壹基金的钱,红十字会一分钱不能动。但壹基金动一分钱,都要经过红十字会知晓与同意。这是在现有体制内,设计的双扣规则,丝丝入扣。”

“万事善最难”,李连杰承认这一点。一开始做壹基金时,他曾经到美国和一千多名慈善组织的人员,参加了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大会。这位前美国总统告诉李连杰:“做善事需要极大的勇气,你要有勇气,还要坚信自己的信念。”

还有一个小插曲,令李连杰难忘:5月20日,成都预报当晚将有7级余震,所有人都在街边睡觉。深夜12点,李连杰还在树下和壹基金的工作人员一起开会。这时,突然有几个人要和李连杰照相,他坚决不肯。但他很快听说这些人原来都是从映秀镇“爬”出来的灾民,李连杰马上走上前去和他们拍照了。他和他们抱在一起说:“我也是灾民”,大家就这样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对地震的灾情判断那么准确吗?因为我是一个对灾难特别敏感的人,我知道那种无助的滋味。”在繁华的上海,李连杰望着屋内不远处一个透明的玻璃门轻声说。

“我要做主动进攻型的NGO”

B: 你为什么说慈善也要竞争?这听起来很新鲜,慈善不就是与人为善、心平气和吗?何来竞争呢?

L:(有点吃惊)你不觉得竞争是一件好事情吗?

你知不知道全美国现在有多少人参与捐赠?现在,美国捐助的资金高达几千亿美金,占他们GDP 的2.75%。美国13 岁以上人口中的50%,每周平均志愿服务4 个小时;75% 的美国人都会为慈善事业捐款。

中国2008 年捐助额是300 亿,只占了GDP 的0.075%。但我相信社会在进步,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中国迟早也会出现美国那样的慈善潮。

即便是现在,中国已经出现了许多慈善组织,有专门环保,治耳朵的、眼睛的、心理恢复的,那壹基金如何在这么多组织中脱颖而出,实现自己的理念和长远的战略呢?这当然是要面对的。

B: 那壹基金长远的战略是什么?

L: 我特别想做一个可持续的基金。

一次大灾难来临的时候,媒体全面报道时,人们纷纷慷慨解囊。但是消息在灾难发生一到两个星期后,人们逐渐冷淡,两个月后大都基本不提了。例如我们现在已几乎不提及年初的那场雪灾,雪灾中的人们有没有得到真正救助,我们已不知道了。

我设想的模式不是这样的,可以称之为“公业”模式。我设想的基金应是如同水电、码头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一样的慈善基础设施,长年常态,一旦启动就能救同一灾难两到三年。这个“公业”不是被流行带动,而是带动流行。

B: 在战术上,你们好像已经从个人开始走向企业,这是你的第二层次吗?还有没有第三层次?

L: 对。个人的捐款,这是第一层次;第二个层次是产业链的打通,下面是服装、饮食、地产,先在每个经济领域里找试验的方法,然后在全球推广。

虽然各个企业家都有自己的基金,像壹基金这样可以做到主动进攻型的NGO 不多。普通的NGO,他们非常朴素、对专业很透,很有爱心,但他们和商业社会的衔接不够。而企业家们,都是自己打仗打出来的,不相信书本不相信权威,对于他们来说商业社会非常现实,完全是进攻型的、push 型的。我们就是将以上两者结合起来—这些企业的公信力+ 壹基金的公信力。至于第三层次,我们要向学校、专家层面进发。让各行业优秀者拿出一个小时帮助公益。他们的一小时没法计算,比如阿里巴巴的马云,用他的头脑想NGO 的事情,就是很大的帮助。

“我们不要钱,我们要的是心”

B: 那你怎么去和别人谈心的呢?

L: 我和工作人员前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各个企业去谈。比如微软吧,坐下来我就说:我不要钱。他们就放心了。然后我说我要求你们公司每个员工每个月出一元钱。或者每个产品卖出一个捐出利润的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这让你们自己选,这是培育员工的公民意识。

现今企业的慈善理念, 重点已经从过去被动提高企业知名度, 到了探讨如何在最初建立商业模式时, 就把企业社会责任摆在里面。比如星巴克从产业上游就以资金帮助农民建立更好的生活,同时也保证了咖啡制作过程的品质, 形成良性循环。

再看今天推出的壹基金万宝龙限量版钢笔,每卖出一支就将捐赠5000 欧元。这也是让慈善直接渗透到企业的产业链条中了。壹基金很愿意促成这样的美事。

我们和华谊兄弟合作,每部影片,制作方每卖出一张票捐一毛钱,电影院每卖出一张票捐一分钱。我们今后还会发展比如每喝一瓶果汁,捐一分钱;买一件衣服,捐一块钱;买一套房子,每平方米捐一块钱…

B: 这次抗震救灾,壹基金表现非常到位,你们还甚至动用了民用飞机?

L: 民用飞机是我们的义工王均豪调动自己航空公司的飞机。你们看见的是一个结果,其实这就是我们平时和企业不停沟通的结果。还有淘宝网,他们这次通过我们捐赠的钱是2000 多万。过两天我还要和马云签署一个合作协议。

这次,壹基金最令人欣慰的就是做成了一个平台。国内许多NGO 组织都通过我们来捐款、捐物,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我们成立一年来,世界上发生的5大灾难,我们都参与了救助。在美国新奥尔良风灾时,我与姚明联手救助。立足中国,却能救助全球的基金。我们也是唯一的一个。

B: 有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我注意到你们壹基金运送的物资里面,饭盒、筷子全是环保的。在那么危难的时刻,你们还牢记着环保?

L: 在这次救灾中,壹基金可以做什么,或者说民间组织可以做什么,我的体会是为政府拾遗补缺,填补政府救助的盲点。

政府救助不可能很精细,比如在灾情最严重的两个县,政府是全力扑上去的,军队物资一条龙冲进去,民间组织根本帮上不忙。

但在这个缝隙中还有民间组织做的事。例如一开始,偏远、受灾不是最严重的县可能就是政府救助顾及不到的。粮食、药品、水、帐篷政府都想到了,但还有拉和撒呢。要知道这些问题在卫生防疫中是非常重要的。壹基金就带着垃圾箱、环保餐具往上冲,教人们注意卫生,保护环境。

当时我们还想了很多,如想带去大量尸袋,但有些因为审批和手续的问题,虽然我们有这个心,但买不到。

我们最早带去了几百个心理辅导师。政府的物资可以到省市、乡、镇,但村呢?所以壹基金要求,即使用手扛人驮也要把物资送进村里。我在灾区的五天,前两天熟悉情况,一天休整,剩下两天就是建立物资流通的指挥部。这需要当地的NGO 组织,只有他们才能做得很细,令我很感动。

B: 最后一个问题,你最近最重要的行动是什么,可以透露吗?

L: 在准备与博鳌亚洲论坛召开一场全球公益论坛。形式像庙会,也像广交会,或者像婚姻介绍所,让全球民间草根组织可以讲述自己的理念,让政要、企业家、经理人、NGO 们都能够坐在一起谈谈。


责任编辑:田燕
来源 : 搜狐新闻

论坛 通过订阅预存

在参与论坛前,您必须注册. 谢谢您填写已经递交过的个人信息. 如果你您尚未注册, 您必须 请注册。

Connexion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