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achannel










Instagram





专栏

圣严法师

法鼓山创办人

星期一 2015年11月9日

Langues :

这篇文章的所有版本: [English] [Español] [中文]

法师自幼体弱多病,狼山出家后,历经经忏、军旅生涯,而后终能再度出家,不论闭关苦修、日本留学、美国弘法,或是开创法鼓山……,总是在无路中找出路,在艰辛中见悲愿,在坚毅中见禅慧,生命对他而言,就是一场实践佛法的历程。


出生

民国十九年,圣严法师诞生在中国大陆江苏省南通县狼山附近的贫困农家,俗名张志德,没有人料到这个自幼体弱多病,成长奇慢,直到六岁才会走路、学讲话的孩子,日后竟将弘法于世,成为国际知名的心灵导师。

在那个水涝荒旱、战祸连年的时代里,物资极度欠缺,肌饿成为常态,佃农们除了要缴给地主租粮,军队亦要军粮,年幼的孩子们都必须做童工,还常被军队征去构筑军事工程。

 

圣严法师就是在这样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凄惨景象中度过童年,九岁入私塾,十一岁才正式入小学,但随时都得因贫困而辍学。

狼山小沙弥

即便如此,圣严法师从小就显露出独特的性格。

有一回,在上海工作的兄长带回来一小串香蕉,大伙儿只能分著尝尝,他因身为么弟,幸运地分得一整根香蕉。
咬了生平第一口香蕉,那味道真是太棒了,小小的他,竟舍不得再咬第二口,小心翼翼地将都已开始发黑的小香蕉收藏起来,预备第二天带到学校里,让每个同学都能一起尝尝这难得的人间美味。

民国三十二年,当时还不满十三足岁的他,自愿随邻居到狼山出家。
身分变为小沙弥常进,除了早晚课诵、撞钟击鼓、还得清洁环境、打扫庭院、整理厨厕,乃至于种菜烧饭、为老僧们洗衣服、倒夜壶……。即使又忙又累,但自觉对观世音菩萨特别有感应的他,听从师父的话,持续著每天五百拜,边拜边做观想:观世音大士手执杨枝,以甘灵清凉净水,洒在他的头上。

果真观世音菩萨回应了他的祈请,几个月不到,才只有小学四年级程度的他,竟就把一本厚厚的《禅门日诵》背熟了,听师父讲《华严经.净行品》中的「毗尼日尔用」诸谒,居然也听得懂,这使他惊喜不已,同时发现了佛法微妙,可以度化世人,而不只是诵给亡灵做超度之用。

「佛法这么好,知道的人这么少,误解的人却这么多。」年少的他,不禁在心里慨歎,同时,发下了愿心:希望尽己所能读懂、读通佛经,来日讲经说法度人。日后,无论遇到多少挫折阻难,这个愿心从未稍减。

虽然命运中历经磨难、坎坷,不见得就能塑造伟大与成功的人格,真正的关键,还在于是否拥有跨越磨难、坎坷的毅力与智能。因为出身于贫困,圣严法师深悉穷人的苦;走过烽火战争,亲睹水患天灾、尸横遍野的人间惨状,他更能体验到生命的可贵,与和平的重要。这也使得圣严法师所传授的教示里,「人生化的佛法,人性化的佛学,人间化的佛教」此一明确的大方向永远不变。

从军来台

民国三十八年,中国大陆时局混乱,佛教界中,许多高僧、法师都走了,当时除了有钱自备机票和船票逃离大陆外,唯独进入军队是通往台湾最容易的路。

犹如六祖慧能为逃避祸难,暂时隐栖于猎人队中,十八岁的圣严法师考虑再三后,也就隐身军旅,以张采薇之名当了通信兵随军队抵达台湾。

然而他从未一日或忘自己的身分,无论升迁调拨,换到什么单位,都会主动声明:「原来我是和尚,将来还要做和尚。」

十年军旅生涯,他大量阅读,范围涉及文学、哲学、历史、社会科学、佛学等论著,从戎而不投笔,以采薇、醒世将军、张本等为笔名,写作投稿,成为军中作家。

然而修行悟道、重披僧袍的信念从未动摇。

长时间参究人生问题,心念深陷疑团的年轻军人张采薇,在一个偶然的机缘里,巧逢虚云老和尚的法裔徒孙基隆十方大觉寺的灵源老和尚,在其点拨下,破参见性。
「灵源老和尚一拍广单逼拶,一声有力直接的大喝:『放下!』来得正逢其时,这句机锋适时戳破张采薇满心的疑团,机缘成熟,心被这么一拨一点,满脑子的妄想杂念统统被逼进死巷,一网成擒,所有的挣扎煎熬,顷刻间消失殆尽。有如居于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突然出现了一条缝,智能如闪光显现,光景无限。」

虽然圣严法师至今都不肯正面承认在修行上彻见自性的证悟,但对于那次的体验,他形容:「这使我的生命,就好像从一个自我作茧的铁罐里蹦了出来。」

再披袈裟
圣严师父与东初老人

民国四十九年,张采薇从军中退役,拜于东初老人座下再度出家,法号圣严。之后到美浓朝元寺闭关六年。

闭关期间,圣严法师行则拜忏打坐,解则阅藏经,继续研究戒律,研究心得即后来成书的《正信的佛教》,于今,这本书发行量已超过三百万册以上,并被译为越南文,地球上凡是有华人及越南人佛教徒所在之处,几乎都可见到。此外,在关房中,圣严法师融合了幼时学过的拳术及瑜珈术,创出一套动中修的方法—动态时仍然身心一致,既练身也练心的平衡身心方法,成为日后主持禅七的重要基础。

民国五十七年,尚在闭关中的圣严法师接获东初老人快函,要他提前出关,做师父的愿意全力支持他到日本留学。

但当法师终于决定赴日留学,消息传出,佛教界居然议论纷纷,由于在此之前赴日留学的青年法师大多还了俗,因此谣传法师一到日本必定还俗娶妻、饮酒食肉。谣言甚嚣尘上,原本鼓励圣严法师效法玄奘之西游、空海之入唐的东初老人竟也在此时收回成命,反对法师出国。

赴日求学赴日求学

一片反对声浪中,圣严法师将这一切都视为增上缘,更坚定他为重振中国佛教文化及教育而留学日本的决心—法师的目的,并不在于取得学术成就,而是希望藉此提升佛教的地位,让人们了解佛教绝非迷信,更非属愚夫愚妇的信仰,而是既知识化,又重实践,具高度智能的宗教。

当时,圣严法师已三十九岁,身上除了一张机票,仅筹到一千元美金,即踏上了征途。正规学历仅念到小学四年级的他,以其数种著作的同等学力资格,获准进入立正大学硕士班。

但再怎么节省用度,经济上的困窘从未消除,随时面临断炊及辍学双重忧虑,但圣严法师咬紧牙根,偶尔到留日华侨家中为亡者诵经超度,或充当导游,赚取微薄费用,勉强维持。

所幸在几临绝境中,获得美国华侨沈家桢居士,隐名资助奖学金,圣严法师终于能够在拿到硕士学位后,继续攻读博士,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位取得博士学位的学问僧。

在这段留学期间里,圣严法师的生活完全和在台湾时一样,著僧服、吃全素、朝暮礼佛,然而好事者的谣言,却未曾止息。而圣严法师坚强的意志,并不因此略受撼摇,即连中日断交时,人心惶惶,法师依旧以不变应万变,静心用功,不曾随之慌乱起舞。

国际弘法

令人慨歎的是,取得博士学位的圣严法师,回到台湾,竟没有发挥所长的空间,乃在沈家桢居士的邀请下,前往美国。


因缘不可思议,法师也就此来到命运中最大的转折点上—在美国当起禅师,指导禅修。

从最初仅有四个学生—两位学过中国武术希望透过禅修「增强功力」的美国青年、一位为治头痛病的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博士班香港青年、一位正在读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就是后来追随法师出家的保罗.甘乃迪,法师开了第一期的禅坐训练班,很快地,慕名而来的学生渐多,之后,连哥伦比亚大学亦请圣严法师去教禅坐、公开演讲佛法,纽约区的电台WBI也闻风而来,多次恭请法师到电台接受访谈讲法论经,为听众解答禅修与佛法的问题。

圣严法师把自己比喻为风雪交加中向前迈步的行脚僧。
他也的确是的。为了弘法,他曾在人地生疏的异国流离失所,在纽约街头流浪长达半年之久,与美国徒弟果忍师二人,揹著睡袋在天寒地冻的严冬,行脚于风雪挟雨的大街小巷,足迹遍至新泽西州、曼哈顿、皇后区、布鲁克林,往往不知夜晚栖息何处。

日子如此窘困,法师并不以为苦,也不觉得自己潦倒落魄。相反地,他认为:「过得很愉快,常人说:为法忘躯,以天地为家的生活,终于被我体验到了。」即使必需为求法与弘化而行乞,他亦心甘情愿在所不惜。

「冬天但求不冻死,平常但求不饿死。」圣严法师坚持禅者生活的原则,立志要将智能与慈悲的佛法传扬到西方世界。

就这样,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圣严法师秉持修菩萨道的精神游化四方,以一位比丘僧的身影,自1976年以来,经常于夏冬之际游化于欧美各国七十多座著名学府之间,主讲超过数百场有关中国禅法及佛教之精辟演讲,圣严法师在欧美大陆弘扬中国禅法及正信佛教,其艰辛的情况超乎一般人的想象。法师除了坚毅面对困境之外,其弘法地区遍及欧美,包括英国、德国、中南美洲、墨西哥、巴西、东欧的波兰、俄罗斯、乃至捷克、南斯拉夫的克罗地亚等佛法罕至之地,都有他弘法的行迹。

创建法鼓山

为将佛陀教法落实在人间,为使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因正信的佛法而带来光明幸福,圣严法师提出「提升人的质量,建设人间净土」的理念,而达成此的方法是「推动全面教育,落实整体关怀」。

法师认为佛教教育是发扬佛法的必要先决条件,而今日佛教教育更需要具备系统化、全面化及层次分明的教育机构,才能符合现在及未来时代之需要。因此,自1989年起,法师选定北县金山乡面对北方海洋的山坡地约60甲,定名为「法鼓山」并以此作为推动全面教育的根据地。

以心灵环保为精神指标的「法鼓山」,不是一座或几座寺院,而是涵盖学术、教育,以及提升人品的修行中心,它不仅是台湾及中国的,也是国际的;不但关注现在,也放眼未来,法师寄望它带动佛教走上现代化之路,以正知正见的佛法,推动社会关怀,文化提升,净化心灵,达成人间净土之实现。

虽然法师瘦弱的身体,经过长年累月的操劳消耗,加上有了年纪,体力加速衰退,健康情况颇令医师们担忧,然而法师凭著惊人的意志力,毅然抱病弘法,为推动法鼓山的理念奔波劳累。

在他一生中,苦难与阻碍从未停止,然而,他仍旧朝著幼时所建立的信心和愿心:「将佛法分享他人」这条路一直走了过来。
法师也将法鼓山长期以来的清流形象及对社会的贡献,归功于每一位热心参于及认同的大众。法师为报答佛教的深恩及感恩大众之护持,将会为法献身、尽劳尽瘁。

- 认识法师




论坛 通过订阅预存

在参与论坛前,您必须注册. 谢谢您填写已经递交过的个人信息. 如果你您尚未注册, 您必须 请注册。

Connexion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