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achannel

Dans la même rubrique

1er février 2016

Idée Lecture - Eurêka










Instagram





专栏

《生活在禅中》:禅就是生活本身

星期二 2010年4月27日, 按照 Buddhachannel 中文

Langues :


编辑推荐

《生活在禅中》作者净香·贝克是西方神学第一人,美国“平常心禅”创始人。真正意义上的禅修,不是为了生活变得更好,而是接受它可能变得更糟。净香·贝克的“平常心禅”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古老禅宗的现代版本;善于运用形象化的比喻揭露我们习惯的思维、行为模式及存在的问题,将禅修放在现代都市生活环境下加以考量,则使“平常禅”成为有别于古老禅宗的浅显易懂的“现代禅宗”。

内容简介

在《生活在禅中》中,净香·贝克传达了“平常心禅”的修行主旨:不求特殊的开悟境界,不企图达成有别于当下的超常意识状态,不参公案或话头,不借数息、观息或随息来规避当下的情绪活动,更不主张透过专注禅定引发虚假的三眛境界。换句话说,净香要帮助修行者达到的存在状态,只是如实过自己的生活,维持感官的开放度,留意身心在每个当下的反应及变化,逐渐增强对身体的觉知,进而领会苦的真谛,发现我们与生俱来的慈爱与悲心。

作者简介

夏绿蒂·净香·贝克(Charlotte Joko Beck),美国“平常心禅”创始人,《平常禅:活出真实的自己》的作者艾兹拉·贝达的老师。她是四个孩子的母亲,曾做过老师、秘书和大学行政助理。20 世纪60年代依止安谷白云及中川宗渊两位日本禅师习禅。1983年正式成为前角博雄的第三代传人,并开始担任洛杉矶禅修中心的住持。目前任教于美国圣地亚哥禅学中心。著有《爱情与工作的每日禅》、《生活在禅中》。

目录

序言
一、挣扎
旋涡与死水
痛苦之茧
西西弗斯与人生的重负
对压力的反应
插线板

二、牺牲
牺牲与受害者
无法满足的愿望
公正
宽恕
没有人喜欢听的话
飓风之眼

三、分离与联结
我们能被伤害吗
主体与客体
整合
为番茄而战的人
不要批判

四、改变
耕耘土地
经验与体验
冰冷的睡榻
融化冰块
城堡与护城河

五、觉察
觉察——似非而是的隽语
回归知觉
专心就是专心
虚假的归纳
聆听身体

六、自由
修行的六个阶段
好奇与着迷
转化
自然人

七、神奇
下坠
鸽之声与批评之声
快乐
混乱与神奇

八、无奇
从戏剧化到平淡无奇
平常心
桃乐丝与锁住之门
荒漠飘泊
修行即付出

序言

“生活在禅中”没什么特别:就是好好过日子而已。禅就是生活本身,不需要添加任何东西,如临济大师所说:“不要把别人的头安在你的头上。”如果我们试图通过禅(或其他灵性途径)来实现自我的美梦,就与天地、与自己喜爱的人、与自己酸疼的背、与自己痛楚的心及自身的手脚分离开了。关梦或许会让我们“安静”一阵子,但马上现实就会以千百种的方式闯入,然后我们的人生就又变成焦虑的奔走、无声的绝望以及乱糟糟的闹剧了。心烦意乱,拼命去追求特别的事物;生活在别处,永远不在此时此地;什么都好,就是现今这个平凡的生活不好,它太平淡无奇了。

精彩文摘

痛苦之茧

当我们在禅堂里鞠躬的时候,是在尊崇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问问自己在日常生活里真正尊崇的是什么?我们的想法和作为可以显示出它的答案。真相是:我们没有在生活里尊崇佛性,我们也没有尊崇那位环绕在一切事物四周——包括生与死、天使与魔鬼以及其他所有的相反事物——的神。我们实际上对这些都毫无兴趣,我们当然也不愿意去尊崇死亡、痛苦或损失,我们尊崇的是一个自己竖立的虚假神明。《圣经》里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然而这正是我们在做的。

我们竖立起的神明是什么呢?什么是我们时时真正尊崇、真正专注的东西呢?我们可以称它为舒适、愉悦和安全感的神明。为了崇拜这个神明,我们会摧毁自己的生命;为了崇拜这个舒适和愉悦的神明,人们用吸毒、醉酒、飙车、暴怒和盲目的冒险等等方式来谋杀自己。政府则在更大、更带摧毁力的层次上崇拜这个神明。除非我们能够诚实地看透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生活,否则我们就无法发现自己真正是谁。

我们都有各种各样应付生活的方法,都有各种各样崇拜舒适和愉悦的方式,它们全都是根据于一点:我们对遭遇任何不愉快事物的恐惧感。我们想象自己如果有绝对的控制力的话,就可以躲避任何不愉快的事物。我们觉得自己如果能够事事顺利,并且事情一不顺利就发脾气的话,就可以封闭住对死亡的焦虑,就可以永远活下去。我们认为自己如果去讨好每一个人,生活里就再也不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我们想象自己如果能像演视明星般耀眼、又令人敬佩的话,就会有满场着迷的观众,使得自己不会再有其他感觉。我们觉得如果可以从这个世界退出,光是用幻想、美梦和情绪上的快乐来娱乐自己的话,就可以逃避一切不愉快的事情。我们认为如果能够把每一件事情都想通,能够聪明地把每一件事情都归纳在计划或秩序中,作一个智力上的全盘了解,自己就不会再有威胁感。我们想象如果去服从一个权威,让他来告诉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生活交给他去负责,就不用再担负这个责任,就不用再为了要作某个决定而焦虑。我们觉得自己如果去疯狂地追逐生命,追逐任何一个能让人愉悦的感觉、刺激和娱乐的话,就不会再有任何痛苦。我们认为如果能够指使别人,把他们踩在自己的脚下,控制住他们的话,他们就无法来伤害我们。我们想象如果可以进入极乐状态,当个没有心智的“佛”,只是享受阳光、放松自己,那么我们就不需要对这世界上的种种不愉快负任何责任,就可以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来源:佛教在线

论坛 通过订阅预存

在参与论坛前,您必须注册. 谢谢您填写已经递交过的个人信息. 如果你您尚未注册, 您必须 请注册。

Connexion注册忘记密码?